您的位置:首页 >轮毂预警平台 > 预警信息 > 新闻内容
疫情之下众生相:零部件企业如何艰难“战疫”?
日期:2020-2-26 16:05:45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所有产业都笼罩在疫情的阴云之中,汽车行业也概莫能外。作为产业链的先锋,零部件企业对这种艰难战疫的体会则更加突出。在疫情爆发蔓延之后的这几天,《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了汽车产业链上的零部件企业,他们有外资企业、跨国公司、本土零部件企业,涉及产业链众多方面。且看,疫情之下零部件企业的众生相。

  ■紧张的抗疫之路

  武汉工厂是盖瑞特重要的生产基地,处于疫情爆发地,情况尤为严峻。“我们积极与地方政府及卫生防疫部门合作。”盖瑞特一位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对公司来说,盖瑞特的专项应急小组在紧密地和供应商伙伴沟通,制定计划,尽量将对客户的影响降至最低。

   

  浩信集团进行体温检测

  “实际上,疫情爆发对我们比较大的挑战是在厂员工的安置。”山东浩信集团有限公司营销总监郝雪峰对记者表示,春节期间未返家的几百名一线员工依然在厂,疫情爆发以后,这部分员工的安全、健康和生活保障等成为目前公司的头等大事。“工厂只保留一个出入大门,进门严格测量体温并登记。同时集团每晚都对十家分公司的值班情况进行检查,办公室24小时接听疫情电话。”他如是说。

   

  在电梯间放置抽纸

  此时此刻,相隔700公里之外的江苏龙城精锻有限公司也在紧张“战疫”中。“疫情爆发后公司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通过各种渠道采购防疫物资,为员工免费发放口罩,目前仅是口罩一项就花费了十几万元,而且还在努力追加口罩的购买量,为后续生产做准备。”江苏龙城精锻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玲对记者说,为了使员工安心等待复工,1月工资我们提早发放。

   

  在中国疫情变得紧张之时,BMTS(博马科技)全球市场销售和战略发展负责人蔡放尽管正在德国拜访客户,但仍第一时间开启公司的应急响应,“我们当时意识到,国内情况紧张,医用口罩、护目镜等防疫物资大概率难以抢购,我们一方面紧急调整中国工厂的生产安排,另一方面在欧洲大量采购中国所需的防疫物资,利用我们跨国公司的采购与物流优势将防疫物资运回中国。”

  ■“无法估算的损失”

  一方面是保证员工的身心安全,另一方面是延期复工带来损失的焦灼心理。每一项,都重重地压在零部件企业身上,喘不过气。

  “我现在心情很乱,团队不齐,目前的损失没办法估算,只能等复工以后再看。”深圳一家新能源企业副总对记者说。

  “我们平均每天产能是18万件爪极、油轨等产品,延迟复工的这10天,一共要少180万件的产能。”王玲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即使开工,产能也不能马上全部恢复,如果疫情持续发展,那么一个月营销收入大约9000万元就要全部损失了。这部分还是能算清楚的帐,更令人担忧的是潜在的损失。“国内客户工期比较同步,尚没有供给不平衡的情况。但国外客户需求在即,我们担心会流失海外订单。”她说。

  吉孚动力技术(中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所有测试台架停机,导致研发与工程项目进度受到影响,新项目洽谈也搁置下来,企业营收、现金流都受到影响。

  此外,汽车零部件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对现场人工需求量很大。疫情不仅导致开工时间延期,而且许多跨地区员工需要隔离,一些交通原因导致不能及时返岗,物料也受到物流不畅的影响,开工后恢复正常生产也需要一定时间。

  “这次疫情对BMTS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预计2月份客户需求约下降60%左右。”蔡放说,开工后只能先启动一部分产能,之后根据疫情发展再做调整。

  疫情爆发以来,陆续有企业发出资金链紧张的呼声,还有对复工以后原材料、零部件供应不足的担忧。相比之下,浩信则比较幸运。“作为铸造企业,我们一直有春节提前储备原材料的习惯,从去年12月底一直在做今年2月份和3月份的原材料储备。所以我们并不担心复工以后原材料的供应问题。另外,在欧洲市场,我们有三方物流,针对德纳、博世等重点客户,保障其正常运作,我们都会至少准备三个月库存余量,因此疫情对公司的交付还不会产生很大影响。”

  ■供应链震动 行业迎来艰难时刻

  当前,汽车行业上下游及终端零售因疫情被迫停止运作,对企业的经营造成一定程度打击,加上汽车业连续两年的萧条状态,2020年对整个行业无疑是充满挑战的一年。特别是对零部件企业来说,疫情正加速行业洗牌,活下去成为一些企业的年初目标。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会员服务部主任杜道锋对记者表示,企业在停工的同时依旧承担工资等费用,给企业经营带来困难,疫情导致的资金问题对中小企业的打击很大。同时,随着疫情加剧,一些国家和企业以防止疫情扩散为由,拒绝接受已经订购的货物,对原有的订单也做了撤销。另外,一些车企和大型一级供应商正在观望,情况不容乐观。

  “第一季度实际上是重卡,特别是工程车的旺季,疫情使得各类基建工程项目开工时间和货运物流都受到了影响,旺季需求体现会延迟。”郝雪峰表示,“更为重要的是资金问题,如浩信这种规模化集团公司情况还好,有充足的现金流保障,但此类公司在整个汽车零部件供应链中占比较小,还有很大一部分中小企业,面对长时间不能开工的情况,资金链可能面临紧张问题。如果当地没有税费、贷款等相对扶持政策的话,企业的生存问题可能非常严峻。”

  据了解,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对212家零部件企业进行了调查,受疫情影响,据估算营业收入最大损失的为20亿元人民币,营收损失在2000万元到5000万元的企业占比16%。

  “对于零部件企业来说,停工意味着收入与现金流的中断,但房租、工资、利息仍然要支付,为此零部件企业将承受巨大压力。部分资金周转困难、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微企业将面临破产甚至倒闭的困境。”杜道锋进一步指出。

  疫情波及的企业不止于本土,一些国际巨头也难以幸免。博世集团全球首席执行官Volkmar Denner警告称,由于博世严重依赖中国市场,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影响其全球供应链。目前博世在武汉的两座工厂处于停工状态。

  疫区爆发地武汉是汽车产业集聚地,大量零部件企业在武汉及周边城市建厂,因此其对全国乃至全球汽车市场都将带来较大影响。

  对于新能源汽车零部件行业来说,形势可能更加严峻。新能源汽车独立研究员曹广平指出,今年现状是"疫情+退坡+外资产品进入+经济下行",整体使全行业更加趋冷。国家政策和行业自身不做更多调整的话,在"后补贴、后疫情、新增速、新竞争"时代,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产业恢复到"强补贴"时代的难度很大。“疫情有可能使得原来‘抢补贴’时代的困难企业,加速退出。”他强调。

  ■呼吁共克时艰 未来路在何方?

  采访中,不少零部件企业发出了共克时艰的呼声,希望能与全社会一起渡过难关。

  “希望能得到地方政府层面的政策支持。”王玲表示,能够减免开工之日起一个月或两个月的地方留存部分的税收,减免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一个月或两个月租金,同时各银行机构能加大对企业的支持。

  此类呼声不少,吉孚相关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希望员工的防护用品供应得到保证,在企业现金流出现困难时,能在政府协调下最短时间内拿到贷款。

  “我们呼吁金融机构降低企业的贷款利息利率,免除疫情期间的贷款利息。”杜道锋指出,企业复工后,如果能在一定时期内不再执行限产等,可以帮助企业快速恢复,同时希望整车企业给予本土零部件企业更多支持。

  据了解,疫情爆发以后,相关政策已经陆续出台,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例如,山东发布20条措施应对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平稳健康发展、江苏盐城发布“惠企”二十条政策、重庆出台应对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二十条政策,珠海等地也陆续出台相关支持企业抗疫情的政策。

  “如果接下来疫情没有继续大规模蔓延,第二季度汽车行业就会恢复正常生产,上半年被压制的消费需求有可能在下半年会出现一定反弹。”蔡放说。

  郝雪峰也认为,复工后,市场预计会出现爆发期,估计会有半个月到一个月的供求紧张。

   

  从采访中可以看到,虽然疫情对产业影响严重,但部分受访企业对行业的未来发展仍然抱有相对中性偏乐观的态度。同时,零部件企业也在积极驰援抗击疫情。例如博马科技跨国采购的首批价值10万欧元的防疫用品已经抵达湖北、山东、四川等地的医院。江苏可兰素联合安徽高速石化、湖北中海油、江苏高速石油,在部分加油站为支援湖北抗疫的物资运输车辆,免费提供可兰素车用尿素。

  实际上,开年这一场疫情也给整个汽车产业链敲响警钟,在高速增长时代所忽视的问题就有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提升经营管理水平,提高在价值链中的能力以及强化现金流战略将成为汽车零部件企业必须思考的课题。

  麦肯锡咨询公司建议,一是整车和零部件企业应该运用“底线思维”,为最差的情形做好准备,努力实现最好结果化“危”为“机”;二是危机时刻,正是企业领导者发挥企业家精神的最好时机,正是企业转型改革和苦练内功的最好时机;最后要切实支持供应链和经销商中的中小企业,帮助他们共克时艰,维持健康的产业链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