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轮毂预警平台 > 预警信息 > 新闻内容
财报解读:盈亏相差悬殊!为啥这些自主零部件上市公司能赚钱?
日期:2020-4-30 16:24:57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一组组跌宕起伏的数字,饱含着零部件企业过去一年砥砺跋涉的苦辣酸甜。

  近日,随着2019年上市公司财报相继发布,自主零部件企业过去一年的盈亏也浮出水面,整体呈现四大特点,一是部分企业实力增强,净利润增长,隆盛科技、万安科技、欧菲光、东安动力等成为净利润增长位居前列的赢家;二是虽然净利润同比增长者略超半数,但总体仍呈现两极分化;三是去年的市场风险因素不容忽视,这可能是导致部分零部件上市公司利润下滑的原因;四是汽车“新四化”领域企业呈明显向好趋势。

  “去年零部件企业的状况,与整个汽车行业发展轨迹基本一致,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不仅零部件与整车企业之间相生相依,而且都在整个行业发展中经历着新一轮考验。”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

   

  净利润是实力的风向标

  2019年的汽车市场滑坡,零部件企业也受到波及。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与5年前相比,2019年国内汽车零部件板块利润由21.31%下降至19.63%。即便如此,仍有零部件上市公司净利润逆势大幅上扬。

  其中,隆盛科技2019年实现营收4.07亿元,同比增长79.44%;净利润3003.91万元,同比暴增684.89%。其决胜之道,主要在于其有独家之长。隆盛科技是国内唯一一家汽车废气再循环处理(EGR)系统供应商。2018年8月,隆盛科技收购微研精密100%股权,获得了汽车精密冲压模具、光电子器件、冲压件等研制生产能力。

  而动力电池领军企业宁德时代,成绩亮眼。2019年,其营收457.8亿元,同比增长54.63%;净利润实现45.6亿元,同比增长34.64%。2019年2月,宁德时代与本田签约,本田将在7年内向宁德时代购入总计56吉瓦时(GWh)容量电池;5月,与沃尔沃签下协议;7月,与丰田汽车合作等。由此,即使年中遭遇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但宁德时代盈利却保持了稳步上升。

  与这些企业相反,也有的传统机械零部件企业盈利大幅下滑。西菱动力去年营收为5.3亿元,同比微增0.76%;实现净利润约2124万元,同比下跌68.16%。作为一家发动机零部件供应商,西菱动力尽管也积极开拓合资品牌及国外市场,但在行业需求放缓、发动机零配件市场竞争激烈、产品价格下降等压力下,还是没有走出谷地。

  “净利润是企业经营能力和整体实力的综合反映,这一特点在这些公司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净利润下滑企业中大多是传统零部件企业,这一现象值得认真思考。

   

  智能化成利润新增长点

  即使遭遇车市寒冬,但一些涉及汽车“新四化”特别是智能网联领域的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却能依然迎风屹立,保持净利润稳步增长。

  其中,赢家之一的万安科技,其2019年营收22.65亿元,同比增长0.43%;实现净利润1.29亿元,同比大幅增长501.7%。万安科技的转型加速,是其盈利的重要原因。其不仅专注研制电子制动系统(EMB),而且目光长远,着手引进行业领军科研人才,重点围绕“汽车电子产品和智能驾驶辅助系统(ADAS)“展开全面研究,为深度融入汽车“新四化”开展布局。

  而欧菲光同样是加速转型的领先者之一。2019年,其营收519.74亿元,同比增长20.75%;实现净利润5.09亿元,同比增长198.24%。至今,欧菲光从精密光电薄膜元器件到进入汽车电子蓝海市场,已完成向智能中控、ADAS、车身电子三大新业务的“转身”。同时,其通过2018年收购富士胶片光电(天津)有限公司,获得车载镜头技术。其着力布局汽车智能化及车联网领域,市场规模有望继续扩大。

  “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等已经成为包括零部件在内的整个汽车产业的竞争热点,上述企业盈利数据表明,在这一领域,谁能拥有技术优势,谁就能抢占先机,赢得市场,赢得良好效益。”曹鹤认为。

   

  商用车零部件喜忧参半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稳步增长和城市快递物流的需求不断扩大,商用车的技术进步日益受到广泛关注,而商用车零部件企业,同样经受了考验。从年报看,商用车零部件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两极分化态势较为明显。

  其中,潍柴动力实现营收1743.61亿元,同比增长9.48%;净利润实现91.05亿元,同比增长5.17%。2019年,潍柴动力的动力总成、整车整机及关键零部件业务营收占比为51.97%,智能物流营收占比38.43%。潍柴动力近四年营收复合增速高达24%,处于高速增长区间。2019年主要产品销量增加,主要是受国家基建投资拉动,以及排放法规升级、治超治限、运输结构调整等有利因素影响。

  而玉柴动力2019年营收为6.2亿元,同比下降24.44%;净利润为亏损3589万元,由盈转亏。其年报显示,主要原因是目前蓝牌轻型卡车整车受限,公司配套轻型卡车国五发动机销售量有所下降。至今,玉柴动力主要产品为柴油机、农业机械相关产品。

  业界认为,就零部件上市公司年报来看,传统零部件领域的盈利优势越来越小,随着排放标准、监管力度等日益趋严,企业技术研发投入、生产成本不断加大,以及产品利润率不高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类似问题正在成为国内自主零部件行业的主要隐忧之一。而与此同时,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等新技术领域的零部件企业,大多还在转型的路上,亟待加速。

  进入今年以来,零部件上市公司面临着比去年更多的挑战。全面对外开放的市场、整车销售持续滑坡、疫情带来的供应链影响等,都是新一年必须面对的严峻现实。“零部件企业如何生存与发展,始终是一道不能回避的命题,适应产业发展变革大趋势,加速向‘新四化’转型,不断提升自身竞争实力,才是出路。”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