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纵横 > 行业资讯 > 新闻内容
高水平对外开放下的中国汽车新机遇
日期:2021-4-2 8:56:10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促进外贸稳中提质。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更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随后,工信部召开汽车产业扩大开放座谈会,探讨汽车行业如何实现高水平对外开放及扩大开放对产业发展的影响。按照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汽车行业股比放开时间表,2022年,我国汽车领域的合资股比限制将全面取消,汽车行业将步入全面开放的新发展阶段。在这个全新的发展阶段,我国汽车行业的对外开放将发生哪些变化?汽车产业怎样实现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中国汽车企业又有何发展机会?

  ♦ 对外开放核心价值观发生变化

  在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看来,高水平对外开放阶段,中国汽车工业要加强软科学方面的国际合作,推动我国汽车行业对外开放的高质量发展。“改革开放40余年后的今天,中国可以与世界平视了。我觉得,当前中国汽车工业也完全可以用‘平视’这个词。”在付于武看来,我国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新车销量第一大国。从某种角度来看,在电动化、智能化等方面,我国汽车产业的发展是走在世界前列的。这个时候的对外开放也需要迈进到一个全新的阶段。今年我国又提出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绿色发展国家战略,汽车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发动机”和“车头”,也必须符合我国绿色发展的战略。“这时候我们对外开放的核心价值观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高质量、绿色发展成为我国对外开放新的核心价值观。”付于武强调,面对高质量和绿色发展的对外开放新核心价值观,在形式上,我们的大门要敞开、股比要放开、也要降低关税与世界接轨,真心实意地对外开放,但在方式、内容方面也要有所变化。

  如何在方式、内容上有变化?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董扬认为,汽车工业要继续深化下一步的对外开放,在股比限制放开后,可以在高端制造领域寻求新的对外合作。“如芯片这种短板领域,即使外商独资都没关系。外商独资企业也可以享受与本土企业一视同仁的待遇,包括补贴。”董扬强调,在某些短板领域吸引外资来华发展,不仅可以帮助我国汽车工业构建更安全的产业链,促进本土汽车工业更好地成长,同时也符合汽车产业的发展规律。

  当然,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要求汽车工业必须做好准备。“按照此前国家发改委提出的我国汽车工业开放时间表,2022年之后股比将全面取消。在全面开放之前,汽车工业、企业需要做好准备。”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强调,“在高水平对外开放的环境下,会创造条件让中外双方共同获得发展,以起到1+1﹥2的效果。”

  ♦ 加强软科学领域对外合作

  汽车行业已经进入跨界融合发展的新时代,开始向“新四化”转型。在中国汽车工业由大变强的发展阶段,需要“补短板”、增强核心竞争力,有针对性地对外开放。“我们需要加强短板领域的合作,如智能化、芯片等方面,从材料到设计、封装、试验,再到制造,开展更高水平、更高技术层面的对外开放。我们要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加强在高新技术领域的对外开放,有针对性地开展更深度的、高质量的国际合作。”付于武表示,在基础材料、高端装备等领域,我国汽车产业还存在一定的短板,加强这些领域的对外开放是我国汽车产业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点。如在高端制造领域,虽然中国机床数量全球第一,但高端制造设备还严重依赖进口,而加强材料制造技术领域的对外开放,加深在短板领域的合作,不仅涉及汽车领域,更需要跨界融合,这也是我国汽车行业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的一种体现形式。

  “过去,我们更多注重硬件,多围绕实体经济领域对外开放。现在,我们也要注意软件方面,加强‘软科学’领域的对外开放。”付于武认为,对于汽车行业而言,我们需要加强基础研究,加快基础研究人才的培养,在这方面可以开展广泛的国际合作。“在基础研究领域我们与国际先进水平还存在不小的差距,我们可以加强这方面的合作,接下来,加强软科学的对外合作是我们的发展重点。比如资本层面的合作。“造车新势力已经开展了有效的探索,通过在美国等海外市场上市,获得更多国际资本的支持。今后,我国汽车领域可以探讨更多对外金融等方面的合作。”付于武说。在工信部举行的汽车产业扩大开放座谈会上,工信部党组成员、副部长辛国斌就指出,要引导行业企业积极做好应对准备。行业企业要立足未来新的产业生态、商业模式特征,找准市场定位、加大研发投入、加强横向联合,提高技术创新和国际化发展能力。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副会长张书林提出,“十四五”期间是我国建设汽车强国的重要阶段,而作为一个汽车强国,出口是重要组成部分。“我个人认为,我国汽车产业的出口数量应该达到总产销量的10%~20%,这才配得上一个汽车强国的水平。对比欧美等汽车工业发达国家,本国对世界汽车市场的贡献都很大,这也是汽车行业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要表现。”张书林强调,对于汽车工业而言,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不仅是吸引多少外资、有多少国外品牌来中国这一世界上最大的新车市场发展,而是要让中国车企走向世界,更好地参与世界汽车工业的发展。他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许会给中国车企带来更多发展机会。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瑞也强调,在对外开放的新阶段,中国品牌车企要积极“走出去”,更好地参与国际汽车市场的竞争。

  ♦ 中国企业会迎来新发展机会

  在付于武看来,在这个高质量对外开放的过程中,中国企业也可以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好的发展案例。继一汽-大众、上汽大众之后,大众汽车集团在我国又与江淮、国轩高科开展了系列合作,这既是国外企业的机会,也是中国企业的机会。”付于武认为,未来的高水平开放过程,也是我们整合国际国内最优质资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国内企业和国际企业同样都拥有绝佳的发展机会。在中国丰富的创新产业链中,将会有更多优秀的企业脱颖而出,获得更高水平的发展。中国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大市场,我们要用开放包容的心态、更宽的视野,欢迎更多有技术、有实力的企业来中国,与我国汽车工业一起,开启高质量发展新阶段。”付于武表示,在我国汽车工业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未来发展中,会有无限的想象空间,希望国外同行、知名企业能抓住这个全新的发展机会。

  白明同样认为,在深入开放的合作中,中国企业可以获得新的发展机会。他以特斯拉在中国的独资为例称,虽然外商在整车生产形式上开始独资,但在中国本土的生产过程中,可以拉动零部件产业的发展。“特斯拉不断提出降低供应链成本的要求,这加速了其零部件供应商的本土化,且同时引导供应商降低生产成本,这既是本土零部件供应商的机会,也会促进其他新能源车企在成本降低上下功夫。”

  需要注意的是,在高水平对外开放中,中国车企不一定会丧失对外合作的机会。“外商会综合考虑‘水土不服’、本土营销体系等各种因素,他们仍需要借助本土企业的本地化优势。”白明说。